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特色小镇 > 新闻动态 正文

寻踪“钱江浪花”小袜子织出大气象

发布时间:2019-05-16 08:46:38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苏靖 陈佳莹 浙江大学学生 曹文轩


  4月10日,“同走新闻路”采访组走进诸暨大唐袜业企业。浙江在线记者 胡元勇 吕之遥 拍友 蒋力奔 摄


  一滴水能折射太阳的光辉,一朵浪花能显现时代风潮。2000年,《浙江日报》开辟“钱江浪花”栏目,在新世纪元年唱响之江新篇。

  海宁皮革、宁波服装、嵊州领带……浙江丰富的块状经济以列阵的形式在这个栏目中一一亮相。人们由此看到了浙江区域块状经济的鲜明特色,了解了浙江各类企业在不断创新过程中的卓著成就,领略了优秀人物勤于创业、富于创新、勇于创造的独特魅力。正是这些点滴浪花,汇成了波澜壮阔的钱江大潮。

  19年后,我们以“钱江浪花”为窗口,回望浙江区域块状经济的发展历程,在诸多鲜活的典型事例中挑选了一双袜子的故事,以刊发于2000年11月13日的《大唐:小袜子织出大产业》为引线,跟着采写报道的记者之一应建勇,走进诸暨大唐。

  浙江在线杭州5月1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苏靖 陈佳莹 浙江大学学生 曹文轩)钱江奔腾不息,大潮澎湃不止。小小袜子的二十载蝶变,是浙江模式的成功印证,更是浙江精神的生动写照。

  大浪淘沙 一双袜子做到极致

  “不一样了!这哪里还是个小镇的样子。”我们走进大唐镇,应建勇看着繁荣的街巷、热闹的市场,连连发出感叹。

  “那不是当年采访时刚开业的原料交易市场嘛!”

  “你这是老黄历了,6月新的原料市场就要开业了。”

  边看边聊,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大唐镇人民政府。“……争强好胜的大唐人已不满足于当‘全国冠军’,他们正在开展新一轮的创业,争当世界的袜业生产中心……”在镇政府重读当年的稿件,主管工业的副镇长周骆永感叹说:“如今大唐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了。”

  回溯2000年,彼时中国尚未加入WTO,大唐袜业正处于全面开放发展的前夜。如今,大唐袜子的年产量从50亿双升至200多亿双,年产值从90余亿元飙升至700余亿元,从研发设计、纺丝、织袜,到染整、绣花、包装、营销等各环节的1万余家企业构成了全球最完整的袜业产业链。

  “不是当年报道里提到的‘一万家家庭工厂’,而是大浪淘沙后的现代企业。”诸暨袜业协会秘书长杨云贵说,在产业顶峰期的2014年,大唐拥有1.6万多家袜业企业,可光鲜背后却是众多低端供应低价竞争和各类要素成本不断攀升的紧紧夹逼。不破不立,大唐人厘清思路,毅然将数千家低小散袜业企业关停淘汰。2015年,脱胎换骨的大唐袜艺小镇成功入列浙江省首批37个特色小镇建设试点之一。

  “整治后我们全力投入到传统设备的数字化改造中,用工总人数减少了67%,产量却提升了14%。”浙江秀欣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杜国财告诉我们,优胜劣汰后,袜业企业开始各显神通谋转型。

  “防磨导流系统,足弓稳固设计……以前采访的时候就看花样和编织工艺,哪里想得到现在一双袜子能有那么多功能设计。”在袜艺小镇的展示大厅,应建勇拿起一双篮球袜细细研究。

  “我们专攻时尚功能型运动袜,走的是差异化竞争的路子。”说话间,创美文化董事长陈仁勇迎了上来。这个年轻人带领团队设计研发了涵盖篮球、足球、网球等领域的各种时尚功能型运动袜,获得24项国家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掌握了纺织编织设计核心竞争力,其自有品牌阿格莱德进入美国市场后,一双袜子能卖20多美元。

  “卡拉美拉”面向90后、00后粉丝,让网络主播直播最新款产品;“东方缘”通过把菠萝装进丝袜搞营销,不勾丝的“菠萝袜”一度成为热销款……在袜艺小镇的展示大厅,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袜子和新型的销售方式,可以说,大唐人把袜子做到了极致。

  濯缨沧浪 一群浙人追梦拼搏

  “老顾还在搞袜机啊!”见到大唐袜业的传奇人物顾伯生时,应建勇很是激动,“我19年前就想采访你了,可惜那时候你到国外去了,没想到这次见上了。”

  世纪之交,身为大唐袜业研究所所长的顾伯生成功攻克国际顶尖袜机技术壁垒,将大批老旧款式的电脑袜机改装升级,效率与进口袜机持平,而价格仅为其1/15,带动了大唐袜业快速发展。目前,大唐袜子产量占全球的30%,制造的袜机占全球的90%。

  “20多年了,我一直在跟袜机较劲,世界各地的智能袜机几乎都研究过。”如今的顾伯生,依然每天埋头在车间里研制袜机。

  “老顾的新产品,价格是进口袜机的三分之一,平整度和缝头质量却比主流的意大利袜机还要好。”“老顾申报的多项专利早在几年前就引起国际同行的关注,但他拒绝了意大利袜机厂商的收购,决心留住核心技术。”提到顾伯生,同行人纷纷竖起大拇指。

  “赶超世界一流,一直是我的梦想。”面对赞誉,顾伯生淡淡一笑,平静地说。

  “今天有订单不代表明天有订单,只有每天不放松,企业才能有发展。”这是国际品牌代工大户“猎马人袜业”总经理常说的一句话。当年,就因为外地人一句“你们诸暨人做不出丝袜”,他毅然放弃了做棉袜,在陌生的丝袜领域打出了一片天地。

  新材料、新装备、新零售、新平台……如今,大唐袜业已从一个模仿式、扎堆式的块状产业集群,发展成为一个产业链完整、产品系列丰富、技术配套齐全、拥有自主品牌和创新研发能力的国际性产业集群。

  “小小袜子是怎样形成一个大产业的?大唐人回答说:吃苦和韧劲,是创业成功的法宝。”19年了,报道中提到的“法宝”依然管用。正是因为有一群像顾伯生一样“争强好胜”的大唐人在各自领域默默钻研、执着奋斗,大唐才能在短短几十年间从小小村落走向国际舞台。

  乘风破浪 一根纤维拉开想象

  最近,把珍珠穿在身上成了新时尚,而把袜业、珍珠两大诸暨知名块状产业成功牵线的正是泰荣针纺集团董事长钱晓燕。

  作为大唐袜业的老将,钱晓燕的故事不一般:中国加入WTO当年,泰荣成为了第一家沃尔玛验厂标准的大唐袜业企业;2004年,她率先到东南亚办厂;这两年,紧抓国内消费升级的机遇,她又开发出珍珠纤维服装和袜品……

  大唐也给了这些创新创业者肥沃的土壤。2015年,大唐推出袜业创新服务综合体,构筑起创意设计、大数据服务、新零售服务等九大平台,无论是传统设备的数字化改造,还是新材料的研发推广,只要是袜业企业有需求,在这里都将获得有效的资源对接。2018年,这一平台解决了1100多个困扰企业的实际问题。

  “希望未来有一天,天上的飞机、火箭、宇宙飞船,地上的战车、坦克,海里的航母、战舰,战士们的头盔、防弹衣,都能用上出自大唐的新材料。这是我的梦想,也是中科金绮的梦想,更是大唐人的梦想!”谈到未来,中科金绮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郭坚钢信心满满。

  中科金绮正在研发、生产的是一种被称为“21世纪超级纤维”的特种纤维——PBO纤维。这是一种技术上被国外垄断的具有高强、高模、耐高温和阻燃等性能的特种新材料。

  “去年7月,我们建成了国内首条年产100吨PBO纤维的生产、试验线。现在已成功研发出可应用于飞机‘黑匣子’的PBO纤维;适用于特种防务、高强绳索,耐温垫材、高温滤材行业的民用PBO纤维也实现了批量销售……”郭坚钢说,与中科院合作生产超级纤维,倾注了浓浓的情怀——想为国家干一番大事业,纤维仅仅是一个开端。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敢想敢干的大唐人,大唐的未来,我们看得到又看不尽;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干在实处、走在前列的创业创新者,浙江区域块状经济的未来,我们不想界定,更无法界定。

  矗立在诸暨大唐袜艺小镇入口的立体城标。浙江在线记者 李震宇 通讯员 蒋建云 摄

  ❶2013年,大唐袜业车间。浙江在线记者 胡元勇 摄

  ❷游客在大唐袜艺欣赏袜子制作的工艺品(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❸2019年,浙江秀欣科技有限公司车间里,员工骑着电动平衡车管理袜机。 浙江在线记者 胡元勇 吕之遥 拍友 蒋力奔 摄

  ❹大唐袜业的袜子展示区(资料照片)。 浙江在线记者 王坚颖 林云龙 胡杨 摄

  ❺袜业智库内的一家童袜设计公司(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生生不息的精神力量

  应建勇

  2000年11月,根据当时浙江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要求,《浙江日报》在头版开辟“钱江浪花”专栏,通过对区域特色经济、先进企事业单位和优秀人物的系列报道,展示浙江经验和浙江精神。

  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朵浪花能显现出时代的精华。块状经济是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区域经济发展的一大亮点,当年我们采写的“钱江浪花”系列报道之一《大唐:小袜子织出大产业》,正是遍布全省各地块状经济中的一朵美丽“浪花”。但正是这些点滴浪花,汇成了波澜壮阔的钱江大潮,书写了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绚丽篇章。

  2000年秋天,我们在大唐寻找一个答案:上世纪80年代初还是诸暨市一个默默无闻小镇的大唐,何以在短短十几年间成为全国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大唐每年生产的袜子,几乎可以供全球人均一双,小小袜子是怎样形成一个大产业的?大唐人告诉我们:吃苦和韧劲,是创业成功的法宝。而这,正是浙江一个个无中生有、无中生奇的块状经济崛起的重要秘诀。

  2019年春天,时隔19年后再赴大唐蹲点采访,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大唐扑面而来。

  陌生的,是大唐外在的巨变。袜艺小镇建设方兴未艾、一座现代化小城市拔地而起、传统工坊纷纷转型为现代袜企、创意设计层出不穷、电子商务网通天下……今天的大唐,毫无疑问已成为浙江块状经济转型蝶变的经典案例。

  熟悉的,是大唐内在的精气神。与19年前采访时留给我的深刻烙印完全一致。当年,我们在《大唐:小袜子织出大产业》一文的文末写下这样的感言:“从勾践‘卧薪尝胆’到今天诸暨人的‘争强好胜’,这块古越国之地从来不缺乏英雄和奇迹。在大唐‘中国袜业之乡’,面对新时代的创业英雄,与其说他们身后的财富令人羡慕,不如说他们身上流淌着的世代传承的精神更让人瞩目。这样的精神,正是浙江精神的生动体现。”今天,我同样在大唐企业家身上感受到了他们创业的豪情、创新的激情,除此之外,还增添了一分为国家创造财富、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家国情怀。

  正是这生生不息的精神力量,引领大唐书写了精彩的往昔,也必将成为大唐、成为浙江谱写新时代高质量发展新篇章的动力源泉。

  续写浪花新传奇

  卓勇良

  改革开放40余年,浙江大地涌现出了一大批被称为块状经济的产业集聚区,好似一朵朵“钱江浪花”。尤其是新世纪以来,这些块状经济不约而同地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相当一部分华丽转身为具有较强全球竞争力的现代产业集群。产业规模继续扩张,产业链完善拓展,新动能、新模式和新格局开始形成并增强,大唐祙业正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朵“浪花”。

  快速跻身“世界祙都”。昔日的小镇大唐,用短短几十年,跨越了400多年的现代祙业史。从最初分散化的家庭手工生产、沿路叫卖,快速发展到大规模集群生产、全球销售,如今,大唐袜业年产量高达200多亿双,产量占全国的70%,世界的30%。

  快速推进技术进步。大唐生产袜子的主力设备,上世纪70年代末以手摇袜机为主,90年代后期采用电脑袜机,短短20余年几乎走过了世界袜业生产工艺技术进步的全过程。袜业装备产业快速崛起,从改装尼龙袜机开始,到自主研制开发小电脑织袜机,再到能够生产逼近国际水平的全电脑织袜机,大唐亦只用了30余年时间。

  快速形成全产业链。在大唐,任何一款先进的袜机和配件都可以买到,任何一种主要原料都可以生产和配置,任何一种与袜业相关的服务都能随叫随到,袜业文化弥漫于大唐的空气之中。早在2000年前,即以织袜为主体,形成了涵盖研发设计、纺丝(包括棉纺)、包装、营销、物流、原辅材料生产经营等的袜业全产业链,打造形成了全球袜业生产经营的“成本洼地”,掌握了横扫世界市场的法宝。

  快速建构新动能。这几年来,大唐袜业产量增长较慢,但产值、税收仍继续增长。大唐的诀窍是念好“三字经”,实现了袜业生产经营的“凤凰涅槃”。以“破”为起点,重构袜业发展集群;以“立”为内涵,重振袜业发展动能;以“提”为突破口,重塑袜业发展环境。短短几年,基本实现了从依靠低价竞争和低端数量增长的规模红利,转变为主要依靠内涵提升和质量增长的“生产率红利”,经济总量和效益同步提高。

  日本丰田汽车所在的爱知县,20世纪初期,纺织业占当地产值的90%以上。而现在,纺织业大致已只能在当地的博物馆和民俗展示中见到。1933年,一家被称作“丰田自动织布机制造所”的企业,创建了当下的日本丰田汽车公司。2018年,据丰田公司年报,丰田自动织机公司仍是丰田汽车的第二大股东,股权7.85%。小产业当然能形成大企业,但像丰田汽车这样的大企业,2018财年销售达到2646.8亿美元,只能立基于汽车这样的大产业之上。

  袜子毕竟是小产品,大唐人民的幸福生活仍须不断提升。有鉴于此,大唐未来发展,必定将在祙业发展基础上,绽开新的产业,续写大唐发展新传奇。而遍览浙江大地,一朵朵曾经的“浪花”也必将在新时代的新征程中,掀起更大更为壮观的钱江大潮。

  (作者系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走起来,才能听懂时代

  曹文轩

  19年前,《大唐:小袜子织出大产业》在“钱江浪花”栏目上发表,对袜业这个区域特色产业进行报道。19年后,我有幸参加“同走新闻路”活动,跟着浙报的老师们重温名篇,重返大唐,追寻前辈足迹,感悟时代变迁。

  初到大唐,错落有致的房屋街道在绿柳新芽的映衬下,像一幅精美的画卷,我不禁幻想西施是否也曾在此浣纱。行驶在大唐镇的公路上,随处可见的材料加工厂、纺织工厂、袜业公司才将我拉回现实,提醒我这个面积仅有53.8平方公里的小镇,每年能够生产200多亿双袜子,已是名副其实的世界袜都。

  如果说前辈的报道,描述了大唐镇如何从上世纪80年代籍籍无名的小村庄成为中国袜业之乡,我们今天所见证的,则是新世纪以来,大唐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一步步走向世界袜业制造舞台的中央。那几天,我与浙报的老师们走访了大唐镇多家企业,深入车间市场,采访工人和企业负责人,甚至忘记了饭点。

  临行前,我特地在同学间做了个小调查,大为吃惊地发现,4人中有3人的袜子是大唐产的。几天大唐寻袜之行,又让我刷新了印象——车间生产智能化,以前一个人管一两台袜机,现在两个人骑着电瓶车就能管120台袜机;放牛娃出身的老总执着研发袜机,让意大利、日本同行感受到了不小的威胁;打开一双看似普通的运动袜,特殊部位竟藏着不少专利;光做袜业不过瘾,工业旅游也欣欣向荣……不起眼的袜子已从日用品变成了文化载体,在大唐被赋予无限的可能。

  5月7日的“同走新闻路”刊发了《 一篇报道当年刮起“步鑫生旋风”,36年后三代新闻人再访海盐——企业家的歌,改革激情永流传》报道,同步播发的视频中,江坪老师的话让人深有感触。他说,新闻路要靠“四力”来走,特别是脚力,脚力越健,我们的观察面就越广,思考能力就越强,就会带着情感写出无愧于时代的文章,推动时代的进步。就我自己而言,如果不是跟着“同走新闻路”报道小分队来到大唐,我绝对不会对袜子、对大唐人、对当代企业家有这么多的了解。只有走下去、靠近些,才能听懂时代最真实最强劲的脉动。

  听浙报的老师们说,《大唐:小袜子织出大产业》只是“钱江浪花”栏目的一篇。2000年专栏开办后,一大批浙报记者奔走于浙江各个角落,报道区域特色经济、优秀企事业单位和先进人物,将浙江的生动实践和丰硕成果展示在世人面前。这种以脚丈量土地、执笔记录时代的精神,将不断激励我等后辈在未来的工作中积淀自我,做出紧扣时代脉搏、反映本土发展的好新闻。

  佳作回眸

  2000年11月13日

  浙江袜业有限公司在当地最早进口性能远优于传统手摇和电动袜机的电脑袜机。董事长洪冬应说:‘我们诸暨人的性格就是好强。袜子生产工作量大而繁琐,若不吃苦耐劳、勇于进取,就无法在市场上占得先机。’这不,我们在她厂里看到了今年意大利人刚推出的先进袜机。

  ——原文摘选 (刊于2000年11月13日)

标签:大唐;袜子;袜业企业;纤维;块状经济 编辑:庞舒青

领导讲话

排行指数

投资进度表

专题活动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71-85311022 85311074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